您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今日要闻

资讯频道

额外减产50万桶!"沙俄之争"和气收场 油价能否迎转机

来源:网络转摘   发布时间:2019-12-06 08:30:25   访问人次:3116


       12月5日,第17届OPEC+联合部长级监督委员会(JMMC)会议和第177届欧佩克大会先后在奥地利维也纳召开。会后欧佩克发表声明,2020年第一季度OPEC+减产规模在现有基础上再增加50万桶/日,至170万桶/日,并要求各方严格履行减产配额的职责。消息公布后,市场反应相对平淡。

       按照日程安排,今天(6日)第7届OPEC与非OPEC产油国部长级会议将召开,届时新减产令的具体配额等细节将得到最终确认。

       相互尊重是合作的前提

       在本月欧佩克会议前,各产油国在修改减产协议问题上可谓分歧不断,这也导致近两周国际油价波动率大幅上升。而就在会议开幕前夕,各方终于就深化减产达成了重要共识,为后续谈判打开了空间。

       欧佩克轮值主席,委内瑞拉石油部长克维多(Manuel Salvador Quevedo Fernandez)在OPEC+联合部长级监督委员会致开幕辞时重点谈到了相互尊重的重要性。他表示,今年24个国家签署了《合作宪章》,这一长期框架将有助于大家进一步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合作。这几天在与各国部长和代表的会谈中,可以感受到相互尊重并朝着同一个方向努力。未来欧佩克将继续审视市场前景,倾听消费者等各方的意见,维护全球经济的利益。

       克维多赞扬了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Alexander Novak)和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Abdul Aziz BinSalman)在谈判中作出的贡献。5日两人提前进行了会面,诺瓦克随后向媒体透露,与沙特能源大臣进行了建设性会议,双方决定采取统一立场,本次会议的基调由此确定。

       明年减产将双管齐下

       作为欧佩克的主导者,沙特对于维护油价的态度是最坚定的。从先前的表态看,沙特在欧佩克会议的主要目标从延期减产、加强合规率的执行,到最后深化减产,可谓循序渐进愈发强硬。

       对于沙特而言,油价稳定对于国家石油公司阿美能否顺利上市。沙特阿美IPO被寄予了沙特经济改革的责任和希望,受到油价低迷的影响,近年来沙特财政赤字明显恶化,为此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提出了“2030愿景”计划,希望通过发展多元经济,逐步摆脱对石油的依赖。最新消息称,沙特阿美IPO定价确定在32沙特里亚尔(约合8.5美元),总募资规模将达到256亿美元,成为全球史上最大IPO。

       在本周前期的欧佩克技术会议上,沙特代表就抱怨道,政府越来越厌倦那些不完全遵守减产协议的成员国从市场中间接受益,并威胁如果情况继续下去,沙特将不再承担带头减产的重任。根据标普全球普氏能源的最新数据,参与减产计划的11个欧佩克成员国的合规率达到142%,但包括尼日利亚、伊拉克在内的多国依然在偷偷逾越配额“红线”。面对各方压力,这一次两国代表选择支持沙特的提议。

       相较于提高减产合规率,深化减产所遇到的阻力要大得多。首要的挑战来自于俄罗斯,天然气副产品凝析油成为矛盾的焦点,俄方认为凝析油不应该计入原油产量的统计中,这样俄罗斯将符合减产22.5-23万桶/日的目标。最终俄罗斯的要求得到了满足,欧佩克建议将凝析油排除在俄原油减产配额监控之外,俄罗斯对深化减产“点头”变得顺理成章。

       原油经纪商PVM Oil Associates高级分析师瓦尔加(Tamas Varga)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欧佩克新减产计划有助于市场供需的平衡。在提高减产合规率问题上,伊拉克、尼日利亚和利比亚等国可能额外再贡献40万桶/日的产能,这非常关键。

       对于俄罗斯最终选择支持深化减产,瓦尔加向记者分析道,虽然面对国内产油商提及的市场份额可能被抢占的问题,莫斯科的考虑更多出于政治方面。一方面需要与欧佩克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另一方面俄罗斯与沙特间的紧密关系有助于扩大其在中东地区的政治影响。

       前景依然充满挑战

       根据上月发布的欧佩克月报,2020年欧佩克原油需求预期为2958万桶/日,若欧佩克维持当前产量,2020年上半年全球供应将较需求高出64.5万桶/日。如果按照欧佩克今天达成的协议,明年原油市场供应将从供大于求回归平衡。

       然而不确定性依然存在,国际能源署IEA此前表示,2020年欧佩克将面临一个“重大挑战”,因为竞争对手加速生产,削弱了其控制石油生产的努力,美国页岩油产业还有多大的增长空间成为最大悬念。IEA预计,2020年非欧佩克原油新增产能将达到230万桶/日,巴西、挪威北海等地的油田正在逐步影响全球能源供应版图,不久之后欧佩克占全球原油产量份额可能自1991年来首次降至30%以下。

       荷兰国际集团AIG在研报中就指出,欧佩克已经陷入两难选择,加速减产可能推升油价,吸引非欧佩克产油国加大产能,不减产则面临油价始终低位徘徊的风险。

       美国依然是欧佩克最大潜在威胁,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统计,11月末美国石油日均产量已经达到约1290万桶,继续稳坐全球最大原油生产国宝座。不断上升的产量也让美国创造了另一项历史,2019年9月美国实现单月石油贸易顺差,成为石油净出口国,这也是自1949年开始汇总石油进出口数字以来的首次。

       此外需要指出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不会容忍油价大幅上涨的。去年欧佩克考虑减产就曾让他颇为恼火,并以军事支持为由施压沙特稳定市场。过去几个月,特朗普几乎没有谈到OPEC,但是如果美国汽柴油价格大幅上涨,进而引发大众不满情绪,他恐怕将会再次通过社交媒体进行炮轰。

       另一大风险点来自于经济复苏缓慢,上月国际货币经济组织IMF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下调至3%,创金融危机以来的新低,这对需求增速造成威胁。欧佩克11月初更新发布年度《世界石油展望》并调整了对全球中长期石油需求增长的预测,称市场形势严峻,预测到2023年全球石油需求将增长至1.039亿桶/日,低于此前的预测。

       随着欧佩克减产悬念尘埃落定,未来油价能否迎来转机将留给市场来检验。

资料来源:第一财经

分享到: